医療従事者の為の最新医療ニュースや様々な情報・ツールを提供する医療総合サイト

Seattle Genetics和武田在ASH 2019年会上发布 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 ECHELON-1和ECHELON-2 3期临床试验的追加分析结果

2019年12月12日 PM06:55
このエントリー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华盛顿州博瑟尔和马萨诸塞州剑桥和日本大阪

(美国商业资讯)– Seattle Genetics, Inc. (Nasdaq:SGEN)和武田药品工业株式会社(TSE:4502/NYSE:TAK)今天发布了ECHELON-1和ECHELON-2 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一线治疗3期试验的追加分析结果。上述分析结果在2019年12月7-10日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召开的美国血液学会(ASH)第61届年会上呈报。ADCETRIS是一种靶向作用于CD30的抗体-药物螯合物(ADC),CD30是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的定义性标记物,在若干类型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的表面有表达。

本新闻稿包含多媒体。此处查看新闻稿全文: 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191212005257/zh-CN/

一份壁报介绍了ECHELON-1 3期临床试验的4年更新分析。ECHELON-1比较ADCETRIS联合AVD(阿霉素[多柔比星]、长春碱和达卡巴嗪)与ABVD(阿霉素[多柔比星]、博来霉素、长春碱和达卡巴嗪)用于III或IV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一线治疗。

ECHELON-2 3期临床试验数据在ASH上口述呈报,其关注接受巩固性干细胞移植的患者亚组的转归。ECHELON-2比较ADCETRIS联合CHP(环磷酰胺、多柔比星、泼尼松)与CHOP(环磷酰胺、多柔比星、长春新碱、泼尼松)用于表达CD30的PTCL的一线治疗。

Seattle Genetics首席医学官Roger Dansey, M.D.表示:“霍奇金淋巴瘤一线治疗的标准治疗几十年来一直采用联合化疗,即ABVD。不幸的是,约30%的晚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在该治疗后没有缓解或出现复发。ECHELON-1试验的4年更新继续支持ADCETRIS联合AVD用于包括III期和IV期疾病一线治疗的强劲持久收益在各个亚组中均优于ABVD,与PET2状态无关。上述数据再次强调,ADCETRIS联合AVD应作为一个治疗选项提供给所有新诊断的晚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

武田肿瘤治疗领域部主管Phil Rowlands博士表示:“ECHELON-1试验更新数据和ECHELON-2的进一步见解立足于我们对ADCETRIS在CD30阳性淋巴瘤患者中的潜力的不断认识。ECHELON-1有前景的4年随访结果在ASH上呈报,我们感到特别鼓舞,因为每3例晚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中约有1例在标准一线治疗后未获得长期痊愈。”

Brentuximab Vedotin联合化疗用于3/4期经典霍奇金淋巴瘤(cHL):ECHELON-1研究4年更新(摘要#4026,壁报呈报于2019年12月9日周一)

正如既往所报道,ECHELON-1试验达到主要终点,按独立评审机构评定,ADCETRIS联合AVD组的修订版无进展生存(PFS)优于对照组ABVD,差异有统计学意义(IRF; 危险比(HR), 0.77; p=0.035)。在1,334例意向治疗患者群体中开展4年post-hoc探索性分析,按研究者评定,探寻PFS转归指标,包括按PET2状态、年龄、分期和预后风险评分分层的结果。结果包括:

  • 4年PFS率,ADCETRIS联合AVD组为81.7%,ABVD组为75.1%,差值为6.6% (HR, 0.69 [95% CI: 0.542, 0.881])。这相当于进展或死亡风险低31%。中位随访期为48.4个月。
  • ADCETRIS联合AVD组所有患者4年时均观察到的PFS收益,与PET2状态无关,包括60岁以下患者。
    • PET2阴性结果,ADCETRIS联合AVD组为86.2%,ABVD组为81.0% (HR, 0.69),差值为5.2%。
    • PET2阳性结果,ADCETRIS联合AVD组为62.1%,ABVD组为47.7% (HR, 0.65),差值为14.4 %。
  • 在多数预设亚组中,ADCETRIS联合AVD组的PFS始终优于ABVD,包括疾病分期、年龄和预后评分亚组。
    • 值得注意的是,III期(HR, 0.595; [95% CI: 0.386, 0.917])和IV期(HR, 0.745; [95% CI: 0.555, 1.001])疾病患者中观察到优于ABVD。
  • 在既往报道的主要分析中,观察到周围神经病变事件的患者,ADCETRIS联合AVD组为67%,ABVD组为43%。4年更新显示,有周围神经病变的患者中,在末次随访时报告有完全缓解或改善的比例,ADCETRIS联合AVD组为83%,ABVD组为84%。

超过45个国家和地区已核准ADCETRIS联合AVD用于治疗既往未曾治疗的III期或IV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2018年3月,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依据ECHELON-1 3期临床试验(该试验的主要终点是修订版PFS)的结果,核准ADCETRIS联合AVD用于治疗既往未曾治疗的III期或IV期经典霍奇金淋巴瘤成人患者。2019年2月,欧盟委员会(EC)核准ADCETRIS联合AVD用于治疗既往未曾治疗的CD30+IV期霍奇金淋巴瘤成人患者。

Brentuximab Vedotin联合CHP (A+CHP)用于CD30+外周T细胞淋巴瘤患者一线治疗的探索性分析(ECHELON-2):巩固性干细胞移植的影响(摘要#464,口述呈报于2019年12月8日周日)

正如既往所报道,ECHELON-2试验达到主要终点,按持盲独立中心评定,ADCETRIS联合CHP组的PFS优于对照组CHOP,差异有统计学意义(HR, 0.71; p=0.0110)。此外,ADCETRIS联合CHP组的总生存收益优于CHOP,差异有统计学意义(HR, 0.66; p=0.0244)。ECHELON-2研究的探索性分析评估巩固性干细胞移植对ADCETRIS联合CHP组中CR患者的影响。ADCETRIS联合CHP组CR患者中38例接受干细胞移植,76例未接受。该分析的关键结果包括:

  • PFS估值倾向于使用干细胞移植(HR, 0.38; [95% CI: 0.18, 0.82])。中位随访35.9个月后,38例接受干细胞移植的3年PFS率为76.1%。中位随访41.6个月后,76例未接受干细胞移植的3年PFS率为53.3%。
  • 正如既往所报道,ECHELON-2试验中,ADCETRIS联合CHP组的安全性接近CHOP,且与ADCETRIS联合化疗已确立的安全性相符。

关于经典霍奇金淋巴瘤

淋巴瘤是起源于淋巴系统的一组癌症的统称。淋巴瘤有两大类:霍奇金淋巴瘤和非霍奇金淋巴瘤。经典霍奇金淋巴瘤与其他类型淋巴瘤的区别在于存在一种特征性的细胞,即Reed-Sternberg细胞。Reed-Sternberg细胞可表达CD30。

据美国癌症学会估计,2019年美国约有8,110例霍奇金淋巴瘤获得诊断,1,000人将死于该病。约半数新诊断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属于III/IV期疾病。据Lymphoma Coalition估计,全球每年有62,000多人诊断为霍奇金淋巴瘤,每年约25,000人死于该癌症。

关于T细胞淋巴瘤

淋巴瘤是起源于淋巴系统的一组癌症的统称。淋巴瘤有两大类:霍奇金淋巴瘤和非霍奇金淋巴瘤。非霍奇金淋巴瘤有60多种亚型,大致分为两类:B细胞淋巴瘤(来源于异常B淋巴细胞)和T细胞淋巴瘤(来源于异常T淋巴细胞)。T细胞淋巴瘤有多种不同形式,其中部分均为罕见。T细胞淋巴瘤可分为侵犯型(快速生长型)或无痛型(缓慢生长型)。PTCL约占欧美非霍奇金淋巴瘤病例的10%,亚洲部分地区可高达24%。

关于ADCETRIS

ADCETRIS正在70多项表达CD30的淋巴瘤临床试验中进行广泛评估,包括3项已完成的3期试验:外周T细胞淋巴瘤一线治疗ECHELON-2试验,既往未曾治疗的霍奇金淋巴瘤ECHELON-1,以及皮肤T细胞淋巴瘤ALCANZA。

ADCETRIS是一种ADC,包含一个抗CD30单克隆抗体,附带一个蛋白酶可切割的连接物,该连接物采用Seattle Genetics的专利技术与微管破坏药物单甲基澳瑞他汀E (MMAE)连接。该ADC采用了连接物系统,旨在血流中保持稳定,但被表达CD30的肿瘤细胞摄入后能够释放MMAE。

FDA核准ADCETRIS静脉针剂用于6个成人适应证:(1)与环磷酰胺、多柔比星、泼尼松联合用于既往未曾治疗的全身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sALCL)或其他表达CD30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包括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和未另外指明的PTCL,(2)与多柔比星、长春碱、达卡巴嗪联合用于既往未曾治疗的III期或IV期经典霍奇金淋巴瘤(cHL),(3)作为复发或进展高危的cHL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后(自体HSCT)巩固治疗,(4)自体HSC失效,或不适用自体HSCT、先前至少用过2种多药化疗方案无效后的cHL,(5)先前至少用过1种多药化疗方案无效的sALCL,(6)先前接受过全身治疗的原发性皮肤型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pcALCL)或表达CD30的蕈样霉菌病(MF)。

2013年,加拿大卫生部核准ADCETRIS有条件用于下列患者:(1)自体干细胞移植(ASCT)失效后或不符合ASCT条件且用过至少两种多药化疗方案失效后的HL。(2) 至少一种多药化疗方案失效后的sALCL。2017年,核准无条件用于:(3)复发或进展风险增高的HL患者ASCT后的巩固治疗。2018年,核准无条件用于:(4) 先前接受过全身治疗的pcALCL或表达CD30的MF成人患者。2019年,核准无条件用于:(5)联合多柔比星、长春碱和达卡巴嗪用于既往未曾治疗的IV期HL患者和(6)联合环磷酰胺、多柔比星、泼尼松用于既往未曾治疗的sALCL成人患者、未另外特别指明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NOS)或肿瘤表达CD30的血管免疫母细胞T细胞淋巴瘤(AITL)。

2012年10月,欧盟签发了ADCETRIS有条件上市许可。在欧洲核准的适应证如下:(1)治疗ASCT后复发或难治CD30阳性成人霍奇金淋巴瘤患者,或无法选用ASCT或多药化疗时,先前至少用过2种药物的复发或难治CD30阳性成人霍奇金淋巴瘤患者,(2)治疗复发或难治sALCL成人患者,(3)治疗ASCT后复发或进展风险增高的成人CD30阳性霍奇金淋巴瘤患者,(4)治疗先前至少用过1种全身治疗药物的成人CD30阳性皮肤型T细胞淋巴瘤(CTCL),以及(5)联合AVD(阿霉素®、长春碱和达卡巴嗪)治疗既往未曾治疗的CD30阳性IV期霍奇金淋巴瘤成人患者。

已有73个国家的监管部门签发了ADCETRIS用于复发或难治霍奇金淋巴瘤和sALCL的上市许可。请参阅下文中的部分重要安全性信息,包括黑框警示语。

Seattle Genetics与武田正在联合开发ADCETRIS。依照合作协议条款,Seattle Genetics拥有美国和加拿大的商业化权益,武田拥有世界其他地方的ADCETRIS商业化权益。Seattle Genetics与武田按50:50比例分摊ADCETRIS的开发费用,但在日本例外,武田独家负责在日本的开发费用。

关于Seattle Genetics

Seattle Genetics, Inc.是一家全球性、多产品、新兴生物技术公司,从事延缓病情进展的治疗药物的开发和商业化,这些药物靶向作用于癌症,从而使患者的生活发生有临床意义的改变。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运用该公司业界领先的抗体-药物轭合物(ADC)技术,目前已获准用于治疗多种表达CD30的淋巴瘤。除了ADCETRIS,公司拥有后期产品管线,包括用于转移性尿路上皮癌的enfortumab vedotin(目前正在FDA审批中)和用于转移性宫颈癌的tisotumab vedotin(正在临床试验中),该药运用了我们的专利ADC技术。此外,tucatinib是一种小分子酪氨酸激酶抑制剂,正在进行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的后期开发。我们同时发挥我们在赋能抗体领域的专长的优势,来创建专利免疫肿瘤药物的产品阵容,这些药物正在进行靶向作用于血液系统恶性肿瘤和实体瘤的临床试验。公司总部位于华盛顿州博瑟尔,欧洲办事处位于瑞士。欲了解有关我们强大后续产品线的更多信息,请访问www.seattlegenetics.com并在Twitter上关注@SeattleGenetics。

关于武田制药公司

武田药品工业株式会社(TSE:4502/NYSE:TAK)是一家总部位于日本、以价值为基础的研发驱动型生物制药业领袖,致力于将科学转化为高度创新的药品,从而为患者提供更佳的健康和更美好的未来。武田的研发努力专注于肿瘤学、罕见疾病、神经科学和胃肠病学(GI)。我们还对血浆衍生疗法和疫苗进行有针对性的研发投资。我们正致力于开发高度创新的药物,通过推进新治疗方案的前沿,利用我们增强的协作研发引擎和能力,创造强大的、模式多样化的产品线,为改变人们的生活做出贡献。我们的员工致力于改善患者的生活品质,与近80个国家的医疗领域合作伙伴携手合作。

垂询详情,请访问https://www.takeda.com

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美国版重要安全性信息

黑框警示语

进行性多灶性脑白质病(PML):接受ADCETRIS的患者可出现JC病毒感染,该感染可导致PML和死亡。

禁忌症

ADCETRIS与博来霉素合用可致肺毒性(例如间质浸润和/或炎症),因此禁用。

警示与注意事项

  • 周围神经病变(PN):ADCETRIS可引起PN,主要影响感觉神经。周围运动神经病变病例也有报道。ADCETRIS所致PN有累积性。应监测诸如感觉迟钝、感觉过敏、感觉异常、不适、烧灼感、神经病变性疼痛或无力等症状,并相应调整剂量。
  • 过敏和输液反应:使用ADCETRIS治疗时,有发生输液相关反应(IRR),包括过敏反应。输液期间应监测患者。若发生IRR,应中止输液,并采取相应医治。若发生过敏反应,应立即并永久中止输液,并给予相应医治。既往发生过IRR的患者,后续输液前应预防性用药。预防性用药包括对乙酰氨基酚、抗组胺药和皮质类固醇。
  • 血液学毒性:有报道使用ADCETRIS治疗时可发生致死性及严重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使用ADCETRIS治疗时,有发生长时间(≥1周)重度中性粒细胞减少、3级或4级血小板减少或贫血。对于既往未曾治疗的III/IV期cHL或既往未曾治疗的PTCL,可在ADCETRIS联合化疗的第1周期起始给予G-CSF作为主要预防性用药。ADCETRIS每次给药前应监测全血细胞计数,若患者发生3级或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应增加监测频率。发热患者应予监测。若发生3级或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可考虑延迟给药 、减药、停药或在后续剂次中预防性给予G-CSF。
  • 严重感染和机会性感染:ADCETRIS治疗患者中已有肺炎、菌血症和脓毒血症或感染性休克(包括致死性转归)等感染报道。治疗期间应密切监测患者有无细菌、真菌或病毒感染。
  • 肿瘤溶解综合征:应密切监测患者有无快速增生肿瘤和高肿瘤负担。
  • 重度肾脏损害时毒性增强:重度肾脏损害患者中,≥3级不良反应和死亡的频数高于肾功能正常的患者。重度肾脏损害患者应避免使用。
  • 中重度肝损时毒性增强:中重度肝损患者中,≥3级不良反应和死亡的频数高于肝功能正常的患者。中重度肝损患者应避免使用。
  • 肝脏毒性:ADCETRIS治疗患者中已有致死性及严重病例。病例与肝细胞损伤相符,包括转氨酶和/或胆红素升高,见于ADCETRIS 首次给药或再次给药后。基础肝脏疾病、基线肝酶升高和合并用药可增加风险。应监测肝酶和胆红素。患者若出现肝脏毒性新发、恶化或复发,可能需要推迟给予ADCETRIS、调整剂量或停药。
  • PML:ADCETRIS治疗患者中已有JC病毒感染致死性病例报道,该感染可导致PML和死亡。症状首次起病发生于ADCETRIS治疗启用后的不同时间,部分病例发生于初次暴露的3个月内。除了ADCETRIS治疗,其他可能的致病因素包括可能引起免疫抑制的先前用药和基础疾病。若患者有中枢神经系统异常的新发体征和症状,应考虑诊断PML。若疑诊PML,应暂停ADCETRIS;若确诊PML,应停用ADCETRIS。
  • 肺毒性:致死性及严重的非感染性肺毒性事件已有报道,包括肺间质炎、间质性肺病和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应监测患者的体征和症状,包括咳嗽和呼吸困难。若有新发或恶化的肺部症状,应在评估期间暂停ADCETRIS给药,直到症状改善。
  • 严重皮肤反应:ADCETRIS用药中已有Stevens-Johnson综合征(SJS)和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TEN) 致死性及严重病例报道。若发生SJS或TEN,应停用ADCETRIS,并给予相应医治。
  • 胃肠道(GI)并发症:ADCETRIS治疗患者中已有致死性及严重的急性胰腺炎报道。其他致死性及严重GI并发症,包括穿孔、出血、糜烂、溃疡、肠梗阻、结肠炎、中性粒细胞减少性结肠炎和梗阻,ADCETRIS治疗患者中也有报道。有基础GI病变的淋巴瘤,其穿孔风险可能增高。有GI症状(包括剧烈腹痛)新发或恶化者必须立即进行诊断评估和适当治疗。
  • 高血糖:ADCETRIS用药中已有诸如新发高血糖、既有糖尿病恶化和酮症酸中毒(包括死亡转归)等严重病例报道。高血糖较常见于高体重指数或糖尿病患者。若发生高血糖,应监测血糖,有临床指征时应给予降糖药。
  • 胚胎-胎儿毒性:基于其作用机制和动物研究结果,ADCETRIS可导致胎儿损害。应告知育龄女性该药对胎儿有潜在风险,在ADCETRIS治疗期间及ADCETRIS末次给药后至少6个月内应避免妊娠。

最常见(任何研究中≥20%)不良反应:周围神经病变、疲乏、恶心、腹泻、中性粒细胞减少、上呼吸道感染、发热、便秘、呕吐、脱发、体重减轻、腹痛、贫血、口腔炎、淋巴细胞减少、黏膜炎。

药物相互作用

与强效CYP3A4抑制剂或诱导剂合用有可能影响对单甲基澳瑞他汀E (MMAE)的暴露。

特殊人群用药

中重度肝损或重度肾脏损害患者中,MMAE暴露和不良反应增加。应避免使用。

建议育龄女性的男性伴侣在ADCETRIS治疗期间及ADCETRIS末次给药后至少6个月内采用有效的避孕措施。

患者一旦怀孕应立即报告,接受ADCETRIS期间应避免哺乳。

点击此处参阅ADCETRIS完整处方信息,包括黑框警示语。

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 重要安全性信息(欧盟)

请在处方前参阅产品特性总结(SmPC)

禁忌症

对brentuximab vedotin及其赋形剂过敏的患者禁用ADCETRIS。此外,ADCETRIS与博来霉素合用可致肺毒性,因此禁用。

特别警示和注意事项

进行性多灶性脑白质病(PML):ADCETRIS治疗患者可发生John Cunningham病毒(JCV)再激活导致的进行性多灶性脑白质病(PML)和死亡。已有报道显示,先前用过多种化疗方案的患者接受ADCETRIS后发生PML。PML是一种罕见的中枢神经系统脱髓鞘疾病,起病于潜伏JCV再激活,常导致死亡。

应密切监测患者有无新发或恶化的神经系统、认知或行为体征或症状,这些体征或症状可能提示PML。PML的建议评估包括神经科会诊、脑部钆增强磁共振成像、脑脊液中JCV DNA聚合酶链式反应分析,若有JCV证据,或可进行脑活检。JCV PCR即使阴性,PML也无法排除。若无法确立另外的诊断,有必要进一步随访及评估。任何疑诊PML病例,应暂停ADCETRIS给药,若确诊PML,则应永久性停药。

对于患者可能忽视的PML症状(例如认知、神经系统或精神症状),应予警惕。

胰腺炎:ADCETRIS治疗患者中已观察到急性胰腺炎。已有致死性转归报道。应密切监测患者有无新发或恶化的腹痛,此类腹痛可能提示急性胰腺炎。患者评估可包括体检、血清淀粉酶和血清脂肪酶实验室评估、腹部成像(例如超声及其他适用的诊断措施)。任何疑诊急性胰腺炎病例均应暂停ADCETRIS。若确诊急性胰腺炎,则应停用ADCETRIS。

肺毒性:接受ADCETRIS的患者中已有肺毒性病例报道,部分病例死亡,肺毒性包括肺间质炎、间质性肺病、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尽管ADCETRIS与肺毒性的因果关联尚未确立,但肺毒性的风险无法排除。有肺部症状新发或恶化者必须立即进行评估和适当治疗。评估期间应考虑暂停给药直至症状改善。

严重感染和机会性感染:ADCETRIS治疗患者中已有肺炎、葡萄球菌菌血症、脓毒血症/感染性休克(包括致死性转归)、带状疱疹等严重感染以及杰氏肺囊虫肺炎和口腔念珠菌病等机会性感染报道。治疗期间应密切监测拟诊的严重感染和机会性感染的发生。

输液相关反应(IRR):ADCETRIS用药期间已有报道发生即刻和延迟IRR,以及过敏反应。输液期间和输液后应仔细监测患者。若发生过敏反应,必须立即并永久性停用ADCETRIS,并给予适当的药物治疗。若发生IRR,应中止输液,并给予适当的药物处治。症状缓解后,可采用较慢速率重启输液。先前出现过IRR的患者,应在后续输液前给予药物预防。伴有ADCETRIS抗体的患者的IRR较多见且较严重。

肿瘤溶解综合征(TLS):ADCETRIS中已有TLS报道。有快速增生肿瘤和高肿瘤负担的患者容易发生TLS。此类患者应密切监测,并提供最佳医治。

周围神经病变(PN):ADCETRIS治疗可引起PN,影响感觉神经和运动神经。ADCETRIS所致PN通常是暴露于ADCETRIS的累积效应,多数病例为可逆性。应监测患者有无神经病变的症状,例如感觉迟钝、感觉过敏、感觉异常、不适、烧灼感、神经病变性疼痛或无力。出现PN新发或恶化的患者可能需要延迟及减量使用ADCETRIS,或停用。

血液学毒性:ADCETRIS有发生3级或4级贫血、血小板减少和长时间(≥1周)3级或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ADCETRIS每次给药前应监测全血细胞计数。

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ADCETRIS用药期间已有报道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治疗药物每次给药前应检测全血细胞计数。如果发生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应密切监测患者的发热,并提供最佳医治。

ADCETRIS与AVD联合用药时,推荐所有患者在首次给药起始给予G-CSF作为主要预防性用药。

Stevens-Johnson综合征(SJS):ADCETRIS中SJS和中毒性表皮坏死松解(TEN)已有报道。致死性转归已有报道。若发生SJS或TEN,应停用ADCETRIS治疗,并应给予适当的药物治疗。

胃肠道(GI)并发症:ADCETRIS用药期间已有报道GI并发症,部分病例死亡,这些并发症包括肠梗阻、梗阻、结肠炎、中性粒细胞减少性结肠炎、糜烂、溃疡、穿孔和出血。有GI症状新发或恶化者必须立即进行评估和适当治疗。

肝脏毒性:ADCETRIS用药期间已有报道丙氨酸转氨酶(ALT)和门冬氨酸转氨酶(AST)升高。重症包括致死性肝脏毒性病例已有发生。既有肝脏疾病、共病和合并用药也可能增高该风险。用药前检测肝功能,用药期间常规监测肝功能。出现肝脏毒性的患者使用ADCETRIS时可能需要延迟给药、剂量调整或停用。

高血糖:伴有或不伴有糖尿病史的体重指数(BMI)升高患者在试验期间已有高血糖报道。但任何出现过高血糖事件的患者均应密切监测血糖。应酌情给予抗糖尿病治疗。

肾脏损害和肝损: 肾脏和肝脏损害患者中用药经验有限。现有数据显示,重度肾脏损害、肝脏损害以及血清白蛋白浓度低有可能影响MMAE廓清。

CD30阳性CTCL:由于缺乏高级别证据,除蕈样霉菌病(MF)和原发性皮肤型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pcALCL)以外的CD30阳性CTCL亚型中的疗效指数大小尚未明确。2项2期单组ADCETRIS研究显示,Sézary综合征(SS)、淋巴瘤样丘疹病(LyP)及混合型CTCL组织学等亚型中可见疾病活动。上述数据提示,有效性和安全性可外推至其他CD30阳性CTCL亚型。应按患者情况仔细考量风险收益,在其他CD30阳性CTCL患者类型中应谨慎使用。

赋形剂中的钠含量:每安瓿瓶本药品含13.2毫克钠,相当于WHO成人日最大推荐摄入量2克钠的 0.7%。

相互作用

接受强效CYP3A4抑制剂和P-gp抑制剂与ADCETRIS合用的患者,中性粒细胞减少的风险增高。若发生中性粒细胞减少,请参阅中性粒细胞减少的推荐用药剂量(请参阅SmPC第4.2节)。ADCETRIS与CYP3A4诱导剂合用不会改变ADCETRIS的代谢;但它似乎能降低可检测MMAE代谢产物的血浆浓度。估计ADCETRIS不会改变对CYP3A4酶代谢的药物的暴露。

妊娠:育龄女性在ADCETRIS治疗期间应采取2种有效的避孕方法直至治疗后6个月。尚无妊娠女性使用ADCETRIS的数据,但动物研究显示该药有生殖毒性。妊娠期间不应使用ADCETRIS,除非药物对孕妇的收益大于对胎儿的潜在风险。

哺乳(喂奶):尚无数据显示ADCETRIS或其代谢物是否在人类乳汁中排泌,因此该药对新生儿/婴儿的风险无法排除。鉴于该潜在风险,应做出决断是停止哺乳,还是停用/放弃ADCETRIS治疗。

生育能力:非临床研究显示,ADCETRIS治疗可导致睾丸毒性,并可改变男性生育能力。应告知采用ADCETRIS治疗的男性在治疗期间及末次给药后6个月内避免使女性受孕。

对驾驶车辆和操纵机械的影响:ADCETRIS可能对驾驶车辆和操纵机械的能力有中度影响。

非预期效应

单药治疗:最常见不良反应(≥10%)有感染、周围感觉神经病变、恶心、疲乏、腹泻、发热、上呼吸道感染、中性粒细胞减少、皮疹、咳嗽、呕吐、关节痛、周围运动神经病变、输液相关反应、搔痒、便秘、呼吸困难、体重减轻、肌痛和腹痛。严重药物不良反应见于12%的患者。独有严重药物不良反应的发生率≤1%。不良事件所致停药率为24%。

联合治疗:ADCETRIS联合AVD用于662例既往未曾治疗的晚期霍奇金淋巴瘤患者的研究中,最常见不良反应(≥ 10%)有:中性粒细胞减少、恶心、便秘、呕吐、疲乏、周围感觉神经病变、腹泻、发烧、脱发、周围运动神经病变、体重减轻、腹痛、贫血、口腔炎、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骨痛、失眠、食欲减退、咳嗽、头痛、关节痛、背痛、呼吸困难、肌肉痛、上呼吸道感染、丙氨酸转氨酶升高。严重不良反应发生率为36%。发生率≥ 3%的严重不良反应包括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17%)、发烧(6%)和中性粒细胞减少(3%)。不良事件导致的停药率为13%。

Seattle Genetics前瞻性陈述

本新闻稿中的某些陈述属于前瞻性陈述,例如与下列事项有关的陈述:ADCETRIS用于既往未曾治疗的III或IV期经典霍奇金淋巴瘤和既往未曾治疗的全身性间变性大细胞淋巴瘤(sALCL)或其他表达CD30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PTCL)患者的治疗前景。实际结果或进展可能与这些前瞻性陈述所预测或暗示的内容有实质性差异,其原因在于各类因素,诸如处方医生能否采用和接纳获准的治疗方案、竞争条件(包括能否获得替代治疗方案)、能否报销及报销比例、不良事件及监管部门不利行动的风险。有关Seattle Genetics面临的风险和不确定因素的更多信息,请参见公司向证券交易委员会呈递的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Form 10-Q公司季报包含的“风险因素”标题下的内容。除非法律要求,Seattle Genetics没有任何意图或责任来更新或修订任何前瞻性陈述,无论是出于新信息、未来事件或其他原因。

武田重要提示

就本文而言,“新闻稿”指本文件、任何口头陈述、任何问答会议,以及武田药品工业株式会社(“武田”)就本新闻稿相关内容进行讨论或分发的任何书面或口头资料。本新闻稿(包括任何口头简报和与此有关的任何问答)并非是也不构成、代表或形成任何出价购买、以及收购、注册、交换、销售或处置任何证券的任何要约、邀请或征集,或在任何司法管辖区征集任何投票或批准之一部分。不得凭借本新闻稿公开发售任何股票。除非根据美国《1933年证券法》及其修订进行登记或由此取得豁免,否则不得在美国配售任何证券。本新闻稿(连同任何可能向接收方提供的进一步信息)仅用于为接收方提供信息参考用途(并非用于评估任何投资、收购、处置或任何其他交易)。任何不遵守上述限制的行为可能会违反适用证券法。

武田通过投资直接或间接所持有公司均为独立的实体。在本新闻稿中,有时出于方便的目的,使用“武田”作为武田及其子公司的统称。同样,像“我们”(主语和宾语形式)和“我们的”这类词语也是子公司的统称或代表公司的员工。这些表述也被用于没有实际意义、不涉及某个特定的公司或某些公司的场合。

武田前瞻性陈述

本新闻稿及与之相关的所分发的任何资料可能含有与武田未来业务、未来状况和运营业绩有关的前瞻性陈述、看法或意见,包括武田的预估、预测、目标和计划。前瞻性陈述常常包含但不限于下列措辞,例如“目标”、“计划”、“认为”、“希望”、“继续”、“预计”、“旨在”、“打算”、 “确保”、“将”、“可能”、“应”、“会”、“或许”、“预期”、“估计”、“预测”或类似表述或其否定形式。本文中的前瞻性陈述仅基于武田截至发布日期的估计和假设。此类前瞻性声明并非是武田或其管理层对未来业绩所做的任何保证,并涉及已知和未知的风险、不确定性和其他因素,包括但不限于:武田全球业务所面临的经济形势,包括日本和美国的宏观经济环境;竞争压力和发展情况;适用法律法规的变动;产品开发项目的成功或失败;监管当局的决策或做出决策的时机;利率和汇率波动;有关已售产品或候选产品安全或功效的索赔或疑问;已收购公司的合并后整合努力的时机和影响;以及能否剥离对武田运营非核心的资产和任何此类剥离的时机,所有这些都可能会导致武田的实际业绩、表现、成就或财务状况与此类前瞻性陈述所描述或暗指的任何未来业绩、表现、成就或财务状况发生重大偏差。关于以上及可能影响武田结果、业绩、成就或财务状况的其他因素的更多信息,请参阅武田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Form 20-F最新年报“第3项. 关键信息—D. 风险因素”和其他报告,具体请查阅武田网站https://www.takeda.com/investors/reports/sec-filings/www.sec.gov。武田的未来结果、业绩成就或财务地位可能与前瞻性陈述所言传或意会的内容有实质性差距。收到这一新闻稿的个人不应对任何前瞻性陈述寄予不适切的依赖。武田没有义务更新本新闻稿中的任何前瞻性陈述或公司可能发布的任何其他前瞻性陈述,除非是法律或证券交易规则所要求。历史业绩并不能代表未来业绩,而且本新闻稿中的武田业绩并不能指代,也并非是武田未来业绩的预估、预测或推测。

免责声明:本公告之原文版本乃官方授权版本。译文仅供方便了解之用,烦请参照原文,原文版本乃唯一具法律效力之版本。

在 businesswire.com 上查看源版本新闻稿: https://www.businesswire.com/news/home/20191212005257/zh-CN/

CONTACT

Seattle Genetics:

媒体

Monique Greer

(425) 527-4641

mgreer@seagen.com

投资者

Peggy Pinkston

(425) 527-4160

ppinkston@seagen.com

武田:

日本媒体

Kazumi Kobayashi

kazumi.kobayashi@takeda.com

+81 (0) 3-3278-2095

日本以外媒体

Sara Noonan

sara.noonan@takeda.com

+1-617-551-3683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同じカテゴリーの記事 

  • China SXT Pharmaceuticals, Inc. Announces Plans to Increase Production
  • PTSD After Wildfires Can Be Reduced with Early Triage Technology
  • Coronavirus Inactivation Reported in Recent INTERCEPT Blood System Publication in Transfusion Medicine
  • The Clinical Safety Innovator, Flat Medical, Secured Series B Financing for Global Development
  •  Ferring’s Propess® is the first pharmacological treatment for cervical ripening to be approved in Japan for over 20 yea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