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療従事者の為の最新医療ニュースや様々な情報・ツールを提供する医療総合サイト

III期研究显示,ABRAXANE®联合吉西他滨治疗晚期胰腺癌有显著生存优势

2013年01月24日 PM09:40
このエントリーをはてなブックマークに追加


 

瑞士布德利

(美国商业资讯)–Celgene Corporation (NASDAQ: CELG)的分公司Celgene International Sàrl今天宣布,该公司的ABRAXANE®(紫杉醇蛋白质结合颗粒注射悬液)(白蛋白结合)联合吉西他滨治疗未曾用药的转移性胰腺癌患者的III期临床试验显示,联合疗法的总生存优于吉西他滨单药,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中位生存期8.5 vs. 6.7个月)(HR 0.72, P=0.000015)]。

MPACT(Metastatic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 Clinical Trial,转移性胰腺腺癌临床试验)研究显示,ABRAXANE联合吉西他滨组的1年生存率比吉西他滨单药组高59% (35% vs. 22%, p=0.0002)、2年生存率是单药组的2倍 (9% vs. 4%, p=0.02)。

ABRAXANE联合吉西他滨组的关键次要终点也优于吉西他滨单药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其中包括,进展或死亡风险低31%,中位无进展生存期(PFS)分别为5.5 vs. 3.7个月(HR 0.69, P=0.000024)、总缓解率(ORR)分别为23%和7%(缓解率比3.19,p=1.1 x 10-10)。另一个评估终点是至治疗失效的时间,ABRAXANE联合组显著优于吉西他滨单药组[(中位5.1 vs. 3.6个月)(HR 0.70, P<0.0001)]。

MPACT研究牵头的主要研究者、Scottsdale Healthcare的Virginia G. Piper癌症中心临床试验的首席科学官、转化基因组学研究所(TGen)的主任医师Daniel D. Von Hoff, M.D., F.A.C.P.说:“过去数十年来晚期胰腺癌患者的治疗很少有进步,此类癌症死亡率高、治疗成功的难度令人难以置信。Abraxane联合吉西他滨显示出总生存收益,在1年和2年时都有收益,这一事实是为我们的患者提供潜在新希望的过程中迈出的一大步。”

ABRAXANE联合吉西他滨vs.吉西他滨单药研究中最常见的≥ 3级治疗相关不良事件有中性粒细胞减少(38% vs. 27%)、疲乏(17% vs. 7%)和神经病变(17% vs. 1%)。ABRAXANE联合吉西他滨组至神经病变改善的中位时间是29天。严重危及生命的毒性无差异(两组均为4%)。

Celgene Corporation血液学和肿瘤学临床研究执行副总裁、全球负责人Jean-Pierre Bizzari, M.D.说:“我们对Abraxane MPACT研究的结果以及该联合治疗可能为晚期胰腺癌患者带来的前景感到兴奋。这项研究是晚期胰腺癌中样本最大的III期真实世界临床试验,各个关键研究终点和患者亚组均显示结果有临床意义,这体现了我们对开发迫切需求领域的创新疗法的一贯承诺。”

该研究的进一步细节将在Daniel D. Von Hoff博士最新揭晓的口头呈报中重点介绍:

  • 摘要:LBA #148:nab-紫杉醇联合吉西他滨每周一次versus吉西他滨单药治疗转移性胰腺腺癌III期随机研究的最终结果。1月25日(周五)太平洋标准时间下午2:00至3:30,在加州旧金山召开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 2013年胃肠道癌症研讨会上。

Celgene公司计划在MPACT研究结果的基础上于2013年上半年在美国和欧洲递交注册文件,2013年下半年在其他国家/地区递交。

上述结果来自于一项研究性质的III期研究。ABRAXANE目前尚未获准用于治疗晚期胰腺癌。

关于MPACT研究

MPACT(Metastatic Pancreatic Adenocarcinoma Clinical Trial,转移性胰腺腺癌临床试验)研究是Celgene申办的开放、随机、国际性研究,861例转移性胰腺癌患者随机接受ABRAXANE联合吉西他滨(125毫克/平方米,继以吉西他滨1000毫克/平方米用药3周、继以1周休整)或吉西他滨单药(1000毫克/平方米,每周给药1次、连续7周、继以1周休整,然后重复每周给药1次、连续3周、继以1周休整)。该研究主要终点是总生存改善。次要终点是无进展生存以及独立放射学评估确定的总缓解率。其他终点包括无进展生存、研究者确定的总缓解率以及该患者人群中该联合治疗的安全性及耐受性。

关于晚期胰腺癌

晚期胰腺癌属于难治性癌症,生存率在所有类型癌症中最低。所有胰腺癌患者中,相对5年生存率为6%,晚期患者不到2%。主要有两类,一类是腺癌,占所有胰腺癌的近90%,另一类是神经内分泌肿瘤。胰腺癌相对少见,新发病例仅占所有新诊断癌症的2.1%。但胰腺癌是美国排行第四、全球排行第八的癌症死因。

关于 ABRAXANE®

ABRAXANE是紫杉醇的白蛋白结合形式,采用nab® 专利技术生产。ABRAXANE的配方中含有白蛋白,白蛋白是一种人源性蛋白质,ABRAXANE的配方中不含溶剂。

ABRAXANE于2005年1月在美国首先获准用于治疗联合化疗无效的转移性乳腺癌或辅助化疗6个月内复发的乳腺癌 。既往治疗必须包含一种蒽环类,除非有临床禁忌症。ABRAXANE 在下列地区获准用于治疗转移性乳腺癌:欧盟/欧洲经济区(EU/EEA)、加拿大、俄罗斯、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日本、韩国、斯里兰卡、不丹、尼泊尔、阿联酋和中国。

2012年10月,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核准ABRAXANE 联合卡铂用于不适合治愈性手术或放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ABRAXANE的完整处方信息,请访问http://www.abraxane.com

ABRAXANE目前处于不同的研究阶段,用于治疗下列癌症:胰腺癌、转移性黑色素瘤、膀胱癌、卵巢癌以及乳腺癌的扩展应用。

美国药政部门有关 Abraxane的信息

ABRAXANE®注射悬液(紫杉醇蛋白质结合颗粒注射悬液)(白蛋白结合)适用于治疗联合化疗无效的转移性乳腺癌或辅助化疗6个月内复发的乳腺癌。既往治疗必须包含一种蒽环类,除非有临床禁忌症。

ABRAXANE联合卡铂适用于不适合治愈性手术或放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一线治疗。

重要安全性信息

警示 – 中性粒细胞缺乏

  • 基线中性粒细胞计数小于1,500 个细胞/mm3的患者不应给予ABRAXANE治疗。 为了监测骨髓抑制的发生(主要是中性粒细胞减少,中性粒细胞减少可能为重度、导致感染),建议所有接受ABRAXANE的患者经常检查外周血细胞计数
  • 注意: 相对于溶液中的药物,紫杉醇的白蛋白形式可能大幅影响药物的功能特性。请勿替代或换用其他紫杉醇剂型。

禁忌症

中性粒细胞计数

  • ABRAXANE不得用于基线中性粒细胞计数< 1,500个细胞/mm3 的患者

超敏反应

  • 对ABRAXANE 发生重度超敏反应的患者不得再次使用该药

警示与注意事项

血液学效应

  • 骨髓抑制(主要是中性粒细胞减少)为剂量依赖性,是ABRAXANE的剂量限制性毒性
  • 通过经常检查全血细胞计数来监测骨髓毒性,包括转移性乳腺癌(MBC)在第1天给药之前,非小细胞肺癌(NSCLC)在第1、8、15天给药之前
  • 基线中性粒细胞绝对计数(ANC)小于1,500 个细胞/mm3的患者不应给予ABRAXANE
  • ABRAXANE治疗期间如果发生重度中性粒细胞减少(<500 个细胞/mm3 持续7天或更长),无论是MBC还是NSCLC患者,在后续疗程中均应降低ABRAXANE的剂量
  • 在MBC患者中,当ANC水平恢复至>1,500 个细胞/mm3 且血小板恢复至>100,000 个细胞/mm3之后,可重新启动每3周一次的ABRAXANE疗程
  • 在NSCLC患者中,当ANC水平恢复至至少1,500 个细胞/mm3 且血小板恢复至至少100,000 个细胞/mm3之后,如果医生建议用药,可重新启动治疗,但ABRAXANE每周一次和卡铂每3周一次的第1天剂量必须永久性降低,或者当ANC水平恢复至至少500 个细胞/mm3 且血小板恢复至至少50,000 个细胞/mm3之后,上述疗程的第8天或第15天剂量必须永久性降低

神经系统

  • 感觉神经病变为剂量依赖性、疗程依赖性
  • 如果发生1级或2级感觉神经病变,一般无需调整剂量
  • 如果发生≥3级感觉神经病变,必须暂停治疗,MBC患者必须恢复至1级或2级、NSCLC患者必须恢复至≤1级,才能重新启动治疗,且所有后续ABRAXANE疗程均需降低剂量

超敏反应

  • 重度及偶而致死性超敏反应(包括过敏反应)已有报道
  • 对ABRAXANE 发生重度超敏反应的患者不得再次使用该药

肝脏损害

  • 由于肝脏损害时紫杉醇暴露及毒性可能增加,肝损患者须慎用ABRAXANE
  • 中度或中度肝损患者的起始剂量必须降低

白蛋白(人源性)

  • ABRAXANE含有源自人类血液的白蛋白(人源性)

孕期用药: 妊娠D类

  • 孕妇给予ABRAXANE能引起胎儿损害
  • 孕期用药或用药期间妊娠,患者必须知晓该药对胎儿的潜在危害
  • 必须告知有可能妊娠的女性避免在ABRAXANE用药期间妊娠

男性用药

  • 必须告知男性在ABRAXANE用药期间不应使女方受孕

不良反应

转移性乳腺癌 (MBC) 随机研究

  • MBC研究中ABRAXANE单药治疗最常见(≥20%)的不良反应有脱发 (90%)、中性粒细胞减少(所有严重程度80%;重度9%)、感觉神经病变(任何症状71%;重度 10%)、心电图异常(所有严重程度60%;基线正常的患者35%)、疲乏/无力(任何严重程度47%;重度 8%)、肌痛/关节痛(任何严重程度44%;重度 8%)、AST升高 (任何严重程度39%)、碱性磷酸酶升高(任何严重程度36%)、贫血(所有严重程度33%;重度 1%)、恶心(任何严重程度30%;重度 3%)、腹泻(任何严重程度27%;重度 <1%)和感染 (24%)
  • 229 例(3%)患者中,有7例因感觉神经病变而停用ABRAXANE
  • 其他值得注意的不良反应包括呕吐(任何严重程度18%;重度4%)、肾功能障碍(任何严重程度11%;重度1%)、体液潴留(任何严重程度10%;重度0%)、黏膜炎 (任何严重程度7%;重度<1%)、肝功能障碍(胆红素升高7%)、超敏反应(任何严重程度4%;重度0%)、血小板减少(任何严重程度2%;重度<1%)和注射部位反应 (<1%)。所有ABRAXANE治疗患者(366例)均报告眼球/视物障碍(任何严重程度13%;重度1%)。脱水和发热也有报告。
  • 约3%患者发生拟诊与ABRAXANE单药治疗相关的重度心血管事件,包括心肌缺血/梗塞、胸痛、心脏停搏、室上性心动过速、水肿、血栓形成、肺血栓栓塞、肺血栓和高血压
  • 脑血管意外(卒中)和一过性缺血性发作病例已有报道

非小细胞肺癌(NSCLC)研究

  • NSCLC中ABRAXANE和卡铂联合用药差值≥2%、3级或更高级的不良反应有贫血 (28%)、中性粒细胞减少 (47%)、血小板减少 (18%)和周围神经病变 (3%)
  • NSCLC中ABRAXANE和卡铂联合用药最常见(≥ 20%)的不良反应有贫血、中性粒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脱发、周围神经病变、恶心和疲乏
  • NSCLC中ABRAXANE和卡铂联合用药最常见的严重不良反应有贫血 (4%)和肺炎 (3%)
  • 导致ABRAXANE永久性停用的最常见不良反应有中性粒细胞减少 (3%)、血小板减少 (3%)和周围神经病变 (1%)
  • 导致ABRAXANE剂量降低的最常见不良反应有中性粒细胞减少(24%)、血小板减少(13%)和贫血 (6%)
  • 导致ABRAXANE 暂停或延缓给药的最常见不良反应有中性粒细胞减少(41%)、血小板减少(30%)和贫血 (16%)
  • ABRAXANE联合卡铂治疗患者中,下列常见(发生率≥10%)不良反应发生率与紫杉醇联合卡铂治疗患者接近:脱发 56%、恶心 27%、疲乏 25%、食欲减退17%、无力 16%、便秘 16%、腹泻 15%、呕吐 12%、呼吸困难 12%和皮疹10%(ABRAXANE 联合卡铂治疗组的发生率)

ABRAXANE及其他紫杉醇剂型的上市后经验

  • ABRAXANE用药中,重度及偶而致死性超敏反应已有报道。既往对紫杉醇注射或对人源性白蛋白发生超敏反应的患者中,ABRAXANE的用药尚未进行过研究
  • ABRAXANE用药中,充血性心力衰竭和左室功能障碍已有报道,主要见于伴有基础心脏病史或既往暴露于心脏毒性药物的个体
  • ABRAXANE用药中,药物渗出血管外已有报道。鉴于药物渗出血管外的可能性,建议在给药期间密切监测ABRAXANE输注部位,以防可能的浸润

药物相互作用

  • ABRAXANE与已知能抑制或诱导CYP2C8或CYP3A4 的药物合并用药时必须加以注意

特殊人群用药

哺乳母亲

  • 紫杉醇是否在人类乳汁中分泌尚属未知。由于众多药物在人类乳汁中分泌、有可能引起母乳喂养的婴儿发生严重不良反应,必须在中止母乳喂养与停药之间作出抉择,同时考量药物对母亲的重要性

儿科

  • ABRAXANE在儿科患者中的安全性和有效性尚未进行过评估

老年

  • 65岁及以上因MBC而接受ABRAXANE的患者中未见毒性明显增加
  • 65岁及以上采用ABRAXANE和卡铂治疗的NSCLC患者中,骨髓抑制、外周神经病变和关节痛较多见

肾功能损害

  • ABRAXANE的使用尚未在肾功能损害患者中进行过研究

剂量和给药

  • 中重度肝损患者及重度中性粒细胞缺乏或重度感觉神经病变患者,建议在ABRAXANE治疗期间调整剂量
  • 若AST >正常值上限的10倍,或胆红素> 正常值上限的5倍,停用ABRAXANE
  • 视血液学或神经系统毒性,可能需要减量或停药
  • 密切监护患者

请参阅完整处方信息,包括黑框警示语、禁忌症、警示与注意事项和不良反应。

关于Celgene:Celgene International Sàrl位于瑞士纳沙泰尔州布德利,是Celgene Corporation的全资子公司与国际总部所在地。Celgene Corporation总部位于美国新泽西州萨米特,是一家综合性全球制药公司,主要从事通过基因和蛋白调节治疗癌症和炎症性疾病的创新型疗法的发现、开发及商品化业务。欲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该公司网站:www.celgene.com

前瞻性陈述

本新闻稿包括前瞻性陈述,前瞻性陈述为并非历史事实的一般性陈述。前瞻性陈述可通过“期望”、“预计”、“认为”、“打算”、“估计”、“计划”、“将要”、“前景”等词语及类似表述加以辨别。前瞻性陈述基于管理层当前的计划、估计、假设和预测,并仅就它们制定之时而言。除非法律要求,我们不承担根据新信息或未来事件对任何前瞻性陈述进行更新的责任。前瞻性陈述涉及固有的风险与不确定性,这些风险与不确定性多数难以预测且通常超出我们控制。在多种因素的影响下,实际结果或成果可能与前瞻性陈述中表明的那些结果或成果存在实质性差异,其中许多实际结果或成果在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10-K年报及其他文件中均有详细论述。

免责声明:本公告之原文版本乃官方授权版本。译文仅供方便了解之用,烦请参照原文,原文版本乃唯一具法律效力之版本。

CONTACT

代表Celgene International Sàrl
投资者:
+41 32 729 8303 ir@celgene.com
媒体:
+41
32 729 8304 media@celgene.com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同じカテゴリーの記事 

  • ADCセラピューティクスが当社の新規抗体薬物複合体ADCT-402の第I相中間データを発表
  • Vedanta Biosciences Granted Four New U.S. Patents Expanding Coverage for Compositions and Methods of Use for Therapeutics Based on Microbiome-Derived Bacterial Consortia
  • Daiichi Sankyo and Puma Biotechnology Announce Research Collaboration with Major Cancer Center in HER2-Mutated Cancer
  • 武田和Seattle Genetics呈报3期ECHELON-1临床试验的阳性数据,该试验评估ADCETRIS® (brentuximab vedotin)用于晚期霍奇金淋巴瘤的一线治疗
  • ADCセラピューティクスが当社の新規抗体薬物複合体ADCT-301の第I相中間データを発表